水煮牛肉

缘更

【冰秋】《哥哥?不,是爱人。》

#私设如山。


#尽量不ooc


#长篇!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爹没娘!没爹没娘!”不懂世事的小孩拿着手中的石子,毫无规律地全砸向洛冰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受欺负了。这种无聊的恐吓暴力游戏仿佛已经成了洛冰河的家常便饭。


那些小孩玩完后总是拍拍手再提几脚被打的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洛冰河。踢完几脚后又觉得脏,开始用干净的纸擦自己的鞋。


日日如此。


13岁生日,这是他失去养母的第三年


两年前的生日那天的熊熊火焰,将他的一切全部烧没了。所以,他一直不喜欢过生日。


这种生日……有意思吗?他无奈自嘲。


“啊……又是今天啊……”洛冰河脸上不显,却心里隐隐作痛。


“啪!”


一个巴掌印在他的脸上。很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你要捡我们什么东西吃啊小可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就是,你刚刚打他的手估计都脏兮兮的吧,赶快去洗手啊!”


“……”


又是一轮新的欺凌。


洛冰河闭上了眼,默默接受,他没有能力反抗,就算他打得过那群欺凌他的人,他也没办法反抗,他们有父母,而他?却连个可以照顾他,哪怕只是给他一口饭吃的人都没有。


他的父母?


他连他父母叫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父母的存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真的,不羡慕他们有父母。


……


“喂!你们在干什么!”


迎面跑来一位穿青衣的青年。


看上去比欺负他的那些孩子挺多的。那些小孩一看到青年就一哄而散了。只留下缩在地上,被打的伤痕累累的洛冰河。


“小弟弟你没事吧?”那个穿青衣的青年走到洛冰河面前关切地问道。


洛冰河这才睁开了眼。入眼的容颜是他一生都忘不了的人。


很好看。


“我叫沈垣,你叫什么?”沈垣展颜一笑。


“洛冰河。”


“哦,原来你叫洛冰河,那行,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原来是没有父母啊,难怪会被欺负。那我刚刚是不是不小心揭他伤疤了?沈垣想。清了清嗓子,脸上的歉意十分明显:“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的。”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想着:我任性一回,回去跟爸妈撒个娇说不定他们就同意我再养一个弟弟了。


想清楚了,说道:“那你没有父母我来养你?”


养……我?


洛冰河傻了,半响才傻乎乎地反应过来,心里震惊无比,急忙答应:“好!好的!”说完后又好似微微红了点脸:“谢……谢谢大哥哥。”


沈垣觉得洛冰河害羞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拉起洛冰河的手,正要把他扶起来,洛冰河却猛地抽回了手,沈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怎……怎么了?”


“我……我手脏,你别碰,我自己可以起来的。”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这小弟弟以为我是坏人不愿意跟我走了。沈垣内心暗暗想着。


看着用一种诡异的方式爬起来,沈垣皱眉,看着洛冰河微微不自然的脸色,沈垣飞快的拉起洛冰河的裤腿,一个很深很长的伤口在洛冰河的腿上,这伤看起来有几天了,伤口处有些发炎了。


沈垣“啧。”了一声,对洛冰河生气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不会反抗的吗?任由他们欺负你?”


说完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又想安慰一下,却看着洛冰河身子摇摇晃晃,好似要倒下下的样子。连忙扶住他。碰他额头和手却突然发现烫的要命。


沈垣这会是真的急了:“该死的!发烧了!”亏我刚刚还以为是害羞,这分明就是发烧烧红了脸!


沈垣二话不说立马背着洛冰河去医院,觉得这孩子也轻的太不像样了,自家妹妹都比他重。暗自想着把洛冰河养的白胖。脚程也不停地往附近的车站赶。


洛冰河的脑袋趴在沈清秋的肩上,只觉得自己趴着的地方舒服,又有一股竹子的清香,令他心安,便沉沉睡去。


醒来后,自己的身上换了一件干净整洁的病服,医院的床也是挺舒服的,就是药味很浓。自己的手上挂着点滴。


他猛地坐起来,开始在病房里寻找沈垣的身影。也许是太猛了,针管扎在手上没注意,回血了。


沈垣正好出病房买午饭,医院的饭实在吃不下,一进来就看到洛冰河坐在病床上。吊瓶开始回血。


“喂!冰河!”沈垣急忙跑去关掉的点滴的调节器,关到最小,嘴上大声呼喊医生。


沈垣这么急躁害怕,洛冰河却在看到沈垣出现后松了口气,看着沈垣为他这么急躁的样子,洛冰河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



这人一定是老天可怜我送我的生日礼物。

既然是生日礼物就要好好对待,不是吗?

毕竟……这么好的礼物,不多得呢……




——————————

沈老师决定当一回人贩子拐走冰妹(?)

冰妹到头来还是切开黑(?)

虽然我知道这么小就谈恋爱不对,但是看着洛冰河春心萌动,我他妈就旋转跳跃原地飞起!!!

发太急了,有点儿短小,将就一下,将就一下……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