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牛肉

缘更

最近真的很爱系统。


所以我想写沈清秋变成系统然后带着洛冰河穿越好多世界然后洛冰河爱上了这个系统,把数据强行留下,给沈清秋塑造了一个身体。然后……


【如果你能把我留在你身边,我就跟你…嘿嘿嘿。】



系统爸爸再爱我一次!


【冰秋】火锅

#我尽量不ooc

#最近真的很喜欢写食物

#日常,甜甜甜。

#也许是因为开始入冬了我超级期盼吃火锅嗷!



天气开始冷了,沈清秋开始渐渐发现自己真的超级怀念现代的火锅!!!


一个完美的冬天怎么能少的了火锅的存在!!!


之前几年过得鸡飞狗跳,现在日子平稳了,不由的想念现代的一些吃食。


虽然自家老攻(划掉)咳咳,不,自家徒儿做饭还是很好吃。


但是我还是怀念火锅怎么破?QAQ


看着窗外一片一片飘落的雪,沈清秋按耐下了心中的汹涌澎湃(?)默默地叹了口气。


“师尊~”洛冰河端着今天份的晚餐,准备和自家师尊一起吃,随便吃完再腻歪会。


今天该怎么折腾自己师尊尊他已经想好了。


轻轻的推开门,却看见沈清秋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还微微叹了口气。


师尊怎么了?洛冰河在心里疑惑。


看沈清秋还在凝望着窗外,洛冰河轻轻喊了一句师尊。


“火锅!”沈清秋突然出声。


说完沈清秋就后悔了,有些毁形象地用折扇敲了脑门:“没事,吃饭吃饭。”


洛冰河在心里悄悄将“火锅”两字念了几遍。一直不解其意。看来……只能去问问那个人了。


“尚师叔。”洛冰河一跟沈清秋吃完便跑了出来,甚至都忘记了今天自己的安排。一心只想着弄清楚这“火锅”到底为何意。


尚清华被突然找他有事的洛冰河吓了一跳,听完来龙去脉居然自己也想吃火锅了,便把火锅的做法,还有一些好吃的俗食。该怎么做好吃等等等等。


洛冰河自然是一一记下。


自家师尊想吃的东西怎么能不认真点呢。


尚清华默默感叹这还是第一次看着自己儿子这么乖(?)听他爹说话。


记完后又匆匆跑回去开始研究火锅。


虽然不能直接在冰哥面前提要去蹭火锅。但是跟瓜兄说一下通融通融说不定也能蹭到点?尚清华暗戳戳地想。


几天下来的收集食材和研究尚清华口中的所谓的调料,与各种吃火锅的讲究和注意事项。


终于做好了。


虾丸是自己揉好的。菜是新摘的。许多都是亲手做的,非常营养又好吃。


嗯……差不多了。洛冰河将这些一一摆好,就等着沈清秋回来开火吃火锅。


沈清秋一推门就是火锅的香气。沈清秋见到火锅眼睛都亮起来了。激动地说:“冰……冰河,这都是你做的?”


看着洛冰河笑盈盈地看着他,沈清秋内心一阵感动。


眼前此人,是我沈垣几世修来的福分。


怎能不爱的疯狂?




————————

冰妹是切开黑,但是我觉得他对沈老师就是暖男。

这就是那种对自己媳妇好对其他人都不好的设定?





【冰秋】《哥哥?不,是爱人。》

#私设如山。


#尽量不ooc


#长篇!


#一百粉开坑啦!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爹没娘!没爹没娘!”不懂世事的小孩拿着手中的石子,毫无规律地全砸向洛冰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受欺负了。这种无聊的恐吓暴力游戏仿佛已经成了洛冰河的家常便饭。


那些小孩玩完后总是拍拍手再提几脚被打的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洛冰河。踢完几脚后又觉得脏,开始用干净的纸擦自己的鞋。


日日如此。


13岁生日,这是他失去养母的第三年


两年前的生日那天的熊熊火焰,将他的一切全部烧没了。所以,他一直不喜欢过生日。


这种生日……有意思吗?他无奈自嘲。


“啊……又是今天啊……”洛冰河脸上不显,却心里隐隐作痛。


“啪!”


一个巴掌印在他的脸上。很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你要捡我们什么东西吃啊小可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就是,你刚刚打他的手估计都脏兮兮的吧,赶快去洗手啊!”


“……”


又是一轮新的欺凌。


洛冰河闭上了眼,默默接受,他没有能力反抗,就算他打得过那群欺凌他的人,他也没办法反抗,他们有父母,而他?却连个可以照顾他,哪怕只是给他一口饭吃的人都没有。


他的父母?


他连他父母叫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父母的存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真的,不羡慕他们有父母。


……


“喂!你们在干什么!”


迎面跑来一位穿青衣的少年。


看上去比欺负他的那些孩子大几岁。那些小孩一看到比他们大的孩子就一哄而散了。只留下缩在地上,被打的伤痕累累的洛冰河。


“小弟弟你没事吧?”那个穿青衣的少年走到洛冰河面前关切地问道。


洛冰河这才睁开了眼。入眼的容颜是他一生都忘不了的人。


很好看。


“我叫沈清秋,你叫什么?”沈清秋展颜一笑。


“洛冰河。”


“哦,原来你叫洛冰河,那行,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原来是没有父母啊,难怪会被欺负。那我刚刚是不是不小心揭他伤疤了?沈清秋想。清了清嗓子,脸上的歉意十分明显:“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的。”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想着:我任性一回,回去跟爸妈撒个娇说不定他们就同意我再养一个弟弟了。


想清楚了,说道:“那你没有父母我来养你?”


养……我?


洛冰河傻了,半响才傻乎乎地反应过来,心里震惊无比,急忙答应:“好!好的!”说完后又好似微微红了点脸:“谢……谢谢大哥哥。”


沈清秋觉得洛冰河害羞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拉起洛冰河的手,正要把他扶起来,洛冰河却猛地抽回了手,沈清秋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怎……怎么了?”


“我……我手脏,你别碰,我自己可以起来的。”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这小弟弟以为我是坏人不愿意跟我走了。沈清秋内心暗暗想着。


看着用一种诡异的方式爬起来,沈清秋皱眉,看着洛冰河微微不自然的脸色,沈清秋飞快的拉起洛冰河的裤腿,一个很深很长的伤口在洛冰河的腿上,这伤看起来有几天了,伤口处有些发炎了。


沈清秋“啧。”了一声,对洛冰河生气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不会反抗的吗?任由他们欺负你?”


说完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又想安慰一下,却看着洛冰河身子摇摇晃晃,好似要倒下下的样子。连忙扶住他。碰他额头和手却突然发现烫的要命。


沈清秋这会是真的急了:“该死的!发烧了!”亏我刚刚还以为是害羞,这分明就是发烧烧红了脸!


沈清秋二话不说立马背着洛冰河去医院,觉得这孩子也轻的太不像样了,自家妹妹都比他重。暗自想着把洛冰河养的白胖。脚程也不停地往附近的车站赶。


洛冰河的脑袋趴在沈清秋的肩上,只觉得自己趴着的地方舒服,又有一股竹子的清香,令他心安,便沉沉睡去。


醒来后,自己的身上换了一件干净整洁的病服,医院的床也是挺舒服的,就是药味很浓。自己的手上挂着点滴。


他猛地坐起来,开始在病房里寻找沈清秋的身影。也许是太猛了,针管扎在手上没注意,回血了。


沈清秋正好出病房买午饭,医院的饭实在吃不下,一进来就看到洛冰河坐在病床上。吊瓶开始回血。


“喂!冰河!”沈清秋急忙跑去关掉的点滴的调节器,关到最小,嘴上大声呼喊医生。


沈清秋这么急躁害怕,洛冰河却在看到沈清秋出现后松了口气,看着沈清秋为他这么急躁的样子,洛冰河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



这人一定是老天可怜我送我的生日礼物。

既然是生日礼物就要好好对待,不是吗?

毕竟……这么好的礼物,不多得呢……




——————————

沈老师决定当一回人贩子拐走冰妹(?)

冰妹到头来还是切开黑(?)

虽然我知道这么小就谈恋爱不对,但是看着洛冰河春心萌动,我他妈就旋转跳跃原地飞起!!!

发太急了,有点儿短小,将就一下,将就一下……

woc!99粉了!


一百粉丝我就开长坑!!


决不食言!!


周更!!




置顶

叫我黎陌就好。

不高冷。

无CP。

自家宝贝妹妹@黎珞 

一切拉郎设定喜欢的CP不要跟我提。

拉郎设定喜欢的我也只是吃薛晓。

其他不爱。

会画画(瞎画),会写文(瞎写),会段子(瞎玩)

可以点文。私信。

但是我能不能看的到就另当别论。

学业繁忙。

谅解。

也许一个星期就只会看两三次老福特。

两三次中只会有一次或者不发文。

一切随缘。

(安详)

【冰秋】泡面拍档

#巨型ooc,写着自己开心。


#一时脑洞。一发完。


#香肠冰×泡面秋(?)


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什么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大家好,我是洛冰河,今天我在被一位不知名的人类买走了。


虽然知道自己被买走就是要被吃进肚子的命运,但我很高兴,因为我遇见了自己的真爱。


“师尊师尊~”洛冰河在购物车中对着一旁的沈清秋撒娇道。


“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师尊!”


沈清秋显然很不满意这个名字。


谁家泡面叫师尊的啊摔!


诶还真是,师尊牌沈清秋口味泡面,你值得拥有。


“诶你这孩子,几岁了?把生产日期给我看看。”沈清秋开始将洛冰河的话题转移到另一个上,他真的不想再听到“师尊”这种自己泡面品牌的名字了。


其实还是有点夹着自己私心的。


毕竟这么多牌子,每个牌子都有一个沈清秋。他希望这个叫洛冰河的香肠可以叫他自己独一无二的名字——沈垣。


洛冰河听到沈清秋问自己几岁了,心中坎坷,听说人类没到年龄是不可以结婚的。那我这么小,师尊会不会不接受我。


想罢,洛冰河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生产日期严严实实的捂住了。


沈清秋撇了他一眼,说道:“不给我看?你不会是没有生产日期的三无产品吧!”


洛冰河撇了撇嘴:“隔壁柳清歌辣条才是三无产品呢!”


沈清秋皱眉,“你在说什么啊,那可是“亲哥”牌的辣条,怎么可能三无!”


洛冰河自觉有点委屈,扭扭捏捏地才把生产日期露出来一点点。


沈清秋眼疾手快,马上扑过去,一把将洛冰河翻过去,看到了生产日期。


“什么!你昨天才出生的啊!?”沈清秋有些惊讶。


“是……是的……”洛冰河有些失落,我这么小,你不会要我的吧……


这么一想,洛冰河只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怎么都配不上这碗泡面。


想着想着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


无声胜有声。他只是在默默地哭,他甚至害怕他的哭声会吵到他的爱人(泡面)。


“冰……河?你怎么哭了。”沈清秋疑惑道,伸手(?)拭去洛冰河的眼泪(?)


“师尊……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虽然我这么小,但……但是你能别嫌弃我吗?”


沈清秋一愣,还是反条件的皱了下眉头(?),他真的不喜欢这名字。


洛冰河还以为沈清秋皱了下眉(?)是因为不喜欢他,眼泪立马又下来了(?)


但他很快自己拭去了眼泪,他不想让眼前的泡面讨厌他,他不知道他的喜好,他又开始害怕自己会彻底让他讨厌。


沈清秋:“其实……你能换个名字对我再说一遍吗?”顿了顿,又说:“叫我沈垣,可好?”


洛冰河对这个答案非常开心,他知道了,他没有被拒绝,马上将师尊这个名字改掉叫沈垣有把刚刚的话说了一遍。


说完,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清秋。


沈清秋微红了脸(?)低声说道:“好……”



推着购物车的人类,现在正疑惑着,刚刚明明分的很开的泡面和香肠怎么现在离得这么近,甚至都像黏在一起似的,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以为是刚刚推车不小心歪了方向,香肠滚到泡面的位子去了吧。








咦我真的不想再写下去了,两人被开水烫死的结局(?)真的不符合我甜文的设定。

自己写着写着都看不下去了。

彻底被自己的脑洞给吓到了。




洛冰河:“我日天日地日师尊”

花城:“我日天日地日哥哥”

魏无羡:“我日天日地日………”


魏无羡:???



漠北君找东西的能力不错。
每当他从某个地方翻出尚清华写的类似于《春山恨》《冰秋吟》系列的作品。总是会在当晚先试一试书上的体(位等,然后再第二天告诉主上洛冰河这个体(位或玩法倒底好不好……


以下是两位当事人(自作自受/受害者)的对话(?)


尚清华:“为什么我藏哪里都能被发现啊MMP。”


(沈峰主不想说话,只想拿起修雅砍灰机菊聚)




洛冰河:“师尊,我最近生病了……”


沈清秋:“怎么了,你得了什么病?”


洛冰河:“病名为爱…”


沈清秋:“……”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翻歌单翻出了病名为爱这首歌,好久没听了,我就决定听几遍,结果这个段子就神奇的在我脑海里浮现了。

洛冰河:“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沈清秋:“病名为受受受受受受受受受受……”

恕我直言




恕我直言,若是,

花城教你写字,魏无羡教你煮粥,蓝忘机教你喝酒,谢怜教你做饭,沈清秋教你带孩子,洛冰河教你嘤嘤嘤,顾昀教你吹笛。



你就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