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牛肉

缘更

帮忙宣传

那啥。我妹半粉丝群,有兴趣进去玩的和闲的发慌的不闲群多的小可爱进去玩玩。随时欢迎么么哒。

群聊号码:257034695


【冰秋】《穿越还是过家家》(1)

#私设如山



一身亮丽的古装和垂下来的长发,让洛冰河一下子就知到了这个世界是什么尿性。


“宫斗?”洛冰河自言自语,抬头扫视一番,只有倒在地上的一个不知名的女人,不见沈清秋的存在。


“他人呢?不会是选到这个女人身上了吧?”洛冰河看着地上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不许进入!”门外吵闹的声响把洛冰河的思绪拉了回来,拉开了房门,才看见小厮们把另一个小厮摁住了。那个被摁住的小厮长相格外出众。


“你们放开我,我找王爷有事说!”


小厮们看到洛冰河,立刻低下头来,说道:“王爷,此人然闯入王爷卧房,只怕图谋不轨!”


那小厮看上去是急了,忙说道:“我是真的找王爷说事儿!”


洛冰河眉微微一挑,说道:“哦?那进来吧。”


那群摁住他的小厮们傻了。面面相觑,王爷什么时候同意过下人进他卧房的?


怕不是看上了……


外头小厮们偷偷谈论,里头沈清秋正和洛冰河说着话。


对,被摁住的小厮正是沈清秋。他自然是来跟洛冰河传递这个世界的信息和他穿越的人物身上的记忆。


沈清秋气呼呼的说着:“刚才真的是太冒险了,没有记忆,不知道这个人的习性,随便跟这个世界的人对话是很容易被看出来了,还好这次不是什么亲近的人,不然就要直接下一个世界了。”


洛冰河满不在乎:“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该给我的信息都快点吧。”


沈清秋“嗯”了一声便开始传递。


洛冰河看完这个世界,和原主的记忆,才开口道:“这个世界的‘选定人’是谁?”


沈清秋指了指地上的女人:“哝,就她。”


“她就是那个这个世界的“选定人”?”


“对的。”


这个世界跟小说里的玛丽苏差不多,就是一个现代的女生半夜三更不睡觉看小说结果穿越,穿越到一个苦命角色上,然后各种操作欧拉欧拉就把王爷勾搭上了。后面就是各种打脸啪啪啪。


非常熟悉的尿性对吧。


沈清秋:“这次总部给的人物非常好,宿主你正好是‘选定人’爱的人,只要按着剧情走,就可以完成任务不需要什么勾心斗角啦!”


“哦!对了,之前忘记给你说,只要‘生命值’到1500宿主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了!每次的穿越都会传到总部评分,各种分值会给到不同的‘生命值’,所以好好做任务加把劲啦!”


洛冰河将沈清秋的话品来品去才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是……‘生命值’?”洛冰河问道。


沈清秋:“因为你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死啦。”


死……了?


洛冰河知道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死讯,差点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傻愣住了。


沈清秋只认为洛冰河只是刚穿越还不习惯就让他先休息一天。


洛冰河在卧房里呆了一天,才接受了自己已经死去的消息。


果然只是数据吗?……能把“死”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他这么想着。




—————

短小君:“嘤嘤嘤”





【冰秋】《穿越还是过家家》序章

#该来的还是得来。

#私设如山。



绑定宿主——洛冰河。


“叮。”


“这是……哪?”洛冰河只觉得自己好似飘在空中,没有任何实体感。“嘶……头好疼。”


【宿主你好,我是你的系统沈清秋代号0921】


“系统?”洛冰河只觉得这太不现实,这种只在小说中出现的系统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沈清秋能听到洛冰河心里的话,向他解释着【系统准确来说是一个精神个体,与总部的精神控制电脑相连着,不过我是最新的系统,唯一一个有实体化的系统。所以做任务会比一般系统更快更方便!(*¯︶¯*)】


为了表明自己说的话有真实性,沈清秋真的把自己实体化的真身亮了出来。


“因为我虽然是系统,但是因为总部穿越没有办法分清这些,只知道只要是“人”就要随机抽取“世界”中的与“选定人”有关联的人物。”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意思就是我也要跟你一样被选到总部抽到的人物,因为我的本职是系统,所以我没有你那样去到“世界”要做的任务,我只是协助你。”


他想了想又觉得这些话太长,跺了跺脚,终于自己总结出一套说法:


“就是就是……我和你一样要领取人物,但是我不用做任务,我只是协助你,跟普通的系统相同,只是多了身体而已!”

 

洛冰河静静听沈清秋说,也不觉得烦,沈清秋话语刚落,才幽幽回一句话:你说的我差不多都不懂了,以后说话可以简洁点,不用这么麻烦。”


沈清秋听到急忙道歉:“对不起,我这是刚上任的……有些地方还不熟悉……不过我会加把劲的,请多关照。”


洛冰河轻轻应了声“嗯。”


沈清秋听到他的回应,联系了总部,一串数据将他们包围。



“准备好了,迎接第一次的穿越吧!”


—————

前期冰妹不是小白花,后面人设会慢慢和原著对上。超级慢热,前面都是糖糖糖,后面会虐些,但是我保证绝对不是be!

因为最近好像莫名中二了,所以后期会中二到你难以现象(提前预警。




【冰秋】《哥哥?不,是爱人。》(2)

#我尽量不ooc

#这么久没更新我脸皮也够厚了(汗颜。



这次的确是把沈垣吓坏了,一路上还在说个不停。洛冰河一脸“下次不敢了”的表情。让沈垣有了一种。


终于有个弟弟听我话了我好高兴我该怎么办?


也难怪沈垣会这么有成就感。换你在家当个老三下头有个妹妹比你还牛逼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稍微捋一捋思绪…大概是……


【哥!你这么这么笨啊!】

【哥!哇你这个都不会你好蠢啊。】

【行了行了大道理这些我都懂你说干啥?】

【哥,这次考试多少…没考好别来见我。】


好吧往事不堪回首,现在终于有个又听话又可爱的弟

弟沈垣觉得洒家这辈子值…完…节操要掉!QAQ。


沈垣突然不说话,一脸陷入沉思的样子洛冰河觉得挺有趣。也挺想知道垣在想什么。


调整好表情。甜甜的喊了一声:“哥哥。”


沈垣一激灵,人都吓傻了。过了一会才调整好心态说了句:“怎么了?”


洛冰河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啊,只是想问哥哥你在想什么。”


沈垣说我丧心病狂意/淫你这个小可爱。


尽管心里再怎么汹涌澎湃。面上还是不显,微微一笑:“没什么。”


洛冰河还想说什么。却到了目的地。


又一次拥有了家。失去过一次的洛冰河自然懂得去珍惜。沈垣因为自家离学校太远又不喜欢在学校住。就租了一间公寓。三房一厅。一个人住也不需要太大。一书房两卧室。


至于为什么不是两房大概是怕突然有人来这边留宿没地方睡觉睡沙发什么的太不好了。


洛冰河的到来让沈垣觉得自己当时做的决定还真的挺对的。


回家了,沈垣示意洛冰河随便坐,自己去收拾出另一间房间了。


洛冰河也没光坐着,直径走去书房看看了。


书架上摆放了许多书。但绝大部分都是小说毕竟沈垣也不是什么爱学习的大学霸。小说的世界另沈垣难以自拔。


洛冰河扫一眼过去。终于还是吃了文化的亏。书架上的书一个字都看不懂。


随便拿了一本封面比较亮眼的。转身去找沈垣。


“哥哥这个是什么字?讲的是什么?好看吗?”洛冰河指着这本书封面上的书名直接变成热爱学习的十万个为什么这让整理房间的沈垣傻在原地。


——《狂傲仙魔途》


我应该怎么跟他说?这是一本yy小说。男主的名字莫名其妙跟你撞上了,这本书奇长无比,金手指逆天,后宫直逼三位数,书中凡是性别为女的都会倾心主角的打怪修真爽文?此书黄暴无比,适合单身的男性盆友哦~


怎么说都会被视为变态吧!


沈垣在诚信和形象之间做了沉重的分析…最后还是

…去你的诚信为本,形象重要。


沈垣想也没想随便糊了一句:“最近看的一本关于人体的书。”


洛冰河虽有些疑惑却也不再追问。心里想着等我看的懂字了自己研究不就得了。


一天下来的忙碌。也充实了沈垣的生活。身边多了个人也不无聊了。是该想想洛冰河的未来了。




————————————

沈垣的妹妹设定参考的是我妹。 @黎珞 

你们应该可以想象到我每天过的啥日子了吧。(忍住眼泪。



最近真的很爱系统。


所以我想写沈清秋变成系统然后带着洛冰河穿越好多世界然后洛冰河爱上了这个系统,把数据强行留下,给沈清秋塑造了一个身体。然后……


【如果你能把我留在你身边,我就跟你…嘿嘿嘿。】



系统爸爸再爱我一次!


【冰秋】《哥哥?不,是爱人。》

#私设如山。


#尽量不ooc


#长篇!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爹没娘!没爹没娘!”不懂世事的小孩拿着手中的石子,毫无规律地全砸向洛冰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受欺负了。这种无聊的恐吓暴力游戏仿佛已经成了洛冰河的家常便饭。


那些小孩玩完后总是拍拍手再提几脚被打的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洛冰河。踢完几脚后又觉得脏,开始用干净的纸擦自己的鞋。


日日如此。


13岁生日,这是他失去养母的第三年


两年前的生日那天的熊熊火焰,将他的一切全部烧没了。所以,他一直不喜欢过生日。


这种生日……有意思吗?他无奈自嘲。


“啊……又是今天啊……”洛冰河脸上不显,却心里隐隐作痛。


“啪!”


一个巴掌印在他的脸上。很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你要捡我们什么东西吃啊小可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就是,你刚刚打他的手估计都脏兮兮的吧,赶快去洗手啊!”


“……”


又是一轮新的欺凌。


洛冰河闭上了眼,默默接受,他没有能力反抗,就算他打得过那群欺凌他的人,他也没办法反抗,他们有父母,而他?却连个可以照顾他,哪怕只是给他一口饭吃的人都没有。


他的父母?


他连他父母叫什么,在哪里,都不知道。父母的存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真的,不羡慕他们有父母。


……


“喂!你们在干什么!”


迎面跑来一位穿青衣的青年。


看上去比欺负他的那些孩子挺多的。那些小孩一看到青年就一哄而散了。只留下缩在地上,被打的伤痕累累的洛冰河。


“小弟弟你没事吧?”那个穿青衣的青年走到洛冰河面前关切地问道。


洛冰河这才睁开了眼。入眼的容颜是他一生都忘不了的人。


很好看。


“我叫沈垣,你叫什么?”沈垣展颜一笑。


“洛冰河。”


“哦,原来你叫洛冰河,那行,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父母。”


原来是没有父母啊,难怪会被欺负。那我刚刚是不是不小心揭他伤疤了?沈垣想。清了清嗓子,脸上的歉意十分明显:“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的。”心里又实在过意不去,想着:我任性一回,回去跟爸妈撒个娇说不定他们就同意我再养一个弟弟了。


想清楚了,说道:“那你没有父母我来养你?”


养……我?


洛冰河傻了,半响才傻乎乎地反应过来,心里震惊无比,急忙答应:“好!好的!”说完后又好似微微红了点脸:“谢……谢谢大哥哥。”


沈垣觉得洛冰河害羞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拉起洛冰河的手,正要把他扶起来,洛冰河却猛地抽回了手,沈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怎……怎么了?”


“我……我手脏,你别碰,我自己可以起来的。”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还以为这小弟弟以为我是坏人不愿意跟我走了。沈垣内心暗暗想着。


看着用一种诡异的方式爬起来,沈垣皱眉,看着洛冰河微微不自然的脸色,沈垣飞快的拉起洛冰河的裤腿,一个很深很长的伤口在洛冰河的腿上,这伤看起来有几天了,伤口处有些发炎了。


沈垣“啧。”了一声,对洛冰河生气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不会反抗的吗?任由他们欺负你?”


说完又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又想安慰一下,却看着洛冰河身子摇摇晃晃,好似要倒下下的样子。连忙扶住他。碰他额头和手却突然发现烫的要命。


沈垣这会是真的急了:“该死的!发烧了!”亏我刚刚还以为是害羞,这分明就是发烧烧红了脸!


沈垣二话不说立马背着洛冰河去医院,觉得这孩子也轻的太不像样了,自家妹妹都比他重。暗自想着把洛冰河养的白胖。脚程也不停地往附近的车站赶。


洛冰河的脑袋趴在沈清秋的肩上,只觉得自己趴着的地方舒服,又有一股竹子的清香,令他心安,便沉沉睡去。


醒来后,自己的身上换了一件干净整洁的病服,医院的床也是挺舒服的,就是药味很浓。自己的手上挂着点滴。


他猛地坐起来,开始在病房里寻找沈垣的身影。也许是太猛了,针管扎在手上没注意,回血了。


沈垣正好出病房买午饭,医院的饭实在吃不下,一进来就看到洛冰河坐在病床上。吊瓶开始回血。


“喂!冰河!”沈垣急忙跑去关掉的点滴的调节器,关到最小,嘴上大声呼喊医生。


沈垣这么急躁害怕,洛冰河却在看到沈垣出现后松了口气,看着沈垣为他这么急躁的样子,洛冰河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



这人一定是老天可怜我送我的生日礼物。

既然是生日礼物就要好好对待,不是吗?

毕竟……这么好的礼物,不多得呢……




——————————

沈老师决定当一回人贩子拐走冰妹(?)

冰妹到头来还是切开黑(?)

虽然我知道这么小就谈恋爱不对,但是看着洛冰河春心萌动,我他妈就旋转跳跃原地飞起!!!

发太急了,有点儿短小,将就一下,将就一下……

置顶

叫我黎陌就好。

不高冷。

无CP。

自家宝贝妹妹@黎珞 

一切拉郎设定喜欢的CP不要跟我提。

拉郎设定喜欢的我也只是吃薛晓。

其他不爱。

会画画(瞎画),会写文(瞎写),会段子(瞎玩)

可以点文。私信。

但是我能不能看的到就另当别论。

学业繁忙。

谅解。

也许一个星期就只会看两三次老福特。

两三次中只会有一次或者不发文。

一切随缘。

(安详)

【冰秋】泡面拍档

#巨型ooc,写着自己开心。


#一时脑洞。一发完。


#香肠冰×泡面秋(?)


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什么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大家好,我是洛冰河,今天我在被一位不知名的人类买走了。


虽然知道自己被买走就是要被吃进肚子的命运,但我很高兴,因为我遇见了自己的真爱。


“师尊师尊~”洛冰河在购物车中对着一旁的沈清秋撒娇道。


“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师尊!”


沈清秋显然很不满意这个名字。


谁家泡面叫师尊的啊摔!


诶还真是,师尊牌沈清秋口味泡面,你值得拥有。


“诶你这孩子,几岁了?把生产日期给我看看。”沈清秋开始将洛冰河的话题转移到另一个上,他真的不想再听到“师尊”这种自己泡面品牌的名字了。


其实还是有点夹着自己私心的。


毕竟这么多牌子,每个牌子都有一个沈清秋。他希望这个叫洛冰河的香肠可以叫他自己独一无二的名字——沈垣。


洛冰河听到沈清秋问自己几岁了,心中坎坷,听说人类没到年龄是不可以结婚的。那我这么小,师尊会不会不接受我。


想罢,洛冰河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生产日期严严实实的捂住了。


沈清秋撇了他一眼,说道:“不给我看?你不会是没有生产日期的三无产品吧!”


洛冰河撇了撇嘴:“隔壁柳清歌辣条才是三无产品呢!”


沈清秋皱眉,“你在说什么啊,那可是“亲哥”牌的辣条,怎么可能三无!”


洛冰河自觉有点委屈,扭扭捏捏地才把生产日期露出来一点点。


沈清秋眼疾手快,马上扑过去,一把将洛冰河翻过去,看到了生产日期。


“什么!你昨天才出生的啊!?”沈清秋有些惊讶。


“是……是的……”洛冰河有些失落,我这么小,你不会要我的吧……


这么一想,洛冰河只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怎么都配不上这碗泡面。


想着想着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


无声胜有声。他只是在默默地哭,他甚至害怕他的哭声会吵到他的爱人(泡面)。


“冰……河?你怎么哭了。”沈清秋疑惑道,伸手(?)拭去洛冰河的眼泪(?)


“师尊……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虽然我这么小,但……但是你能别嫌弃我吗?”


沈清秋一愣,还是反条件的皱了下眉头(?),他真的不喜欢这名字。


洛冰河还以为沈清秋皱了下眉(?)是因为不喜欢他,眼泪立马又下来了(?)


但他很快自己拭去了眼泪,他不想让眼前的泡面讨厌他,他不知道他的喜好,他又开始害怕自己会彻底让他讨厌。


沈清秋:“其实……你能换个名字对我再说一遍吗?”顿了顿,又说:“叫我沈垣,可好?”


洛冰河对这个答案非常开心,他知道了,他没有被拒绝,马上将师尊这个名字改掉叫沈垣有把刚刚的话说了一遍。


说完,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清秋。


沈清秋微红了脸(?)低声说道:“好……”



推着购物车的人类,现在正疑惑着,刚刚明明分的很开的泡面和香肠怎么现在离得这么近,甚至都像黏在一起似的,想了许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以为是刚刚推车不小心歪了方向,香肠滚到泡面的位子去了吧。








咦我真的不想再写下去了,两人被开水烫死的结局(?)真的不符合我甜文的设定。

自己写着写着都看不下去了。

彻底被自己的脑洞给吓到了。




洛冰河:“我日天日地日师尊”

花城:“我日天日地日哥哥”

魏无羡:“我日天日地日………”


魏无羡:???




洛冰河:“师尊,我最近生病了……”


沈清秋:“怎么了,你得了什么病?”


洛冰河:“病名为爱…”


沈清秋:“……”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翻歌单翻出了病名为爱这首歌,好久没听了,我就决定听几遍,结果这个段子就神奇的在我脑海里浮现了。

洛冰河:“病名为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沈清秋:“病名为受受受受受受受受受受……”